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威尼斯人官网网址-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_威尼斯人安全上网导航

当前位置: 主页 > 腾讯体育 >

《分析新闻评论》_优秀范文十篇 www.fanwen99.cn

时间:2018-06-12 05:1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范文二:电视新闻评论语言分析  摘  要 随着社会传媒的日益发展,电视新闻评论成为电视新闻传播的重要方式之一,它具有传播性广,影响力深,覆盖面全等特性。而在电视新闻评论中,语言的运用即是其中的内涵体现。那什么是定义上的电视新闻评论语言,它具有哪些特性与趋势发展,新闻工作者如何正确运用其去传播新闻成了学者们分析的重点所在。   关键词 电视新闻评论;语言;特性;趋势;分析   中图分类号 G2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6708(2015)131-0026-02   0 引言   随着第三科技的兴起,网络与传播媒介的迅速发展,信息爆炸的今天,信息交流沟通的渠道越来越多。而电视新闻评论就是对与这些信息的高度概括与发展,是社会新闻传播到达一定高度时的产物。电视新闻评论可以在极短的文字里让读者们清楚地了解到此则新闻的重点所在。而发展到一定程度上它已经远远不拘泥于纸质媒介上的新闻评论传播,读者们也可以在网络电子媒介上看到它们的光彩之处。   1 电视新闻评论语言具备的四点特性   1.1相互贯通性   电视新闻节目的不断改造与创新,各式各样的节目也被挖掘出来。在如今琳琅满目的电视新闻节目中,新闻评论成了看点之一。而在这些不同的电视新闻节目中,分类界限的迷糊化会随着节目形态的多样性而展开。所以在一档优秀的访谈节目中,可以具备以下主体,才能使新闻评论语言相互贯通,将这档访谈节目的精髓之处展现给观众与读者。1)可以设置评论员。评论员的作用于主持人是不同的,评论员可以在主持人的语言之上再根据选手或者嘉宾的反应而做出相应评论。一般来说评论员的语言通常是一针见血的,极具有概括力。2)可以在其中播放真人调查汇总的视频与录像。这是一种新型的语言形态的展示,通常极具有科学概括性。在评论员的基础上能使读者和观众更好的理解中心所在。3)主持人可以脱离演说稿,即兴发表自己的看法。这样会使新闻评论语言更具有真实性,而不是一成不变的发言,这是毫无生命力而言的。新闻评论者,评论内容需要各种主体,各种客体的相互融会贯通。发展到一定程度上,新闻工作评论语言不会仅仅是为了评论而评论,它更多地是评论的评论,其融合趋势会更加明显。   1.2社会公正性   电视新闻评论是面向社会,面向民众的,所以其接受的社会公正性也是极大的。社会公正性在一定方面也可以理解为舆论监督性。舆论监督的力量是巨大的,尤其是在新时代的今天可以利用新型网络传播媒介。在这其中电视新闻评论是社会舆论监督的重要手段之一,肩负着老百姓的期望,对于社会上反腐贪污风气的现象是一种有效的遏制手段,由于它的接受面广,受众范围深,在如今极具有自主责任感的公民身上深受观众与读者的喜爱与拥护。与此同时舆论监督的力量随着电视新闻评价的快速发展也在雄起中。根据几年的观察与研究,现如今大多数的新闻评论节目大大减少了对于社会贡献人物的歌功与赞赏,而是更加注重关注民生,更加揭露民众的困扰与真实的民众底层生活,更加关注反应民众的心声。这将是电视新闻评论节目的发展史上最值得赞赏的一次重大创造与改良。   1.3评论可视性   读者与观众通常都是在先接受眼睛所见到的的图像下再去关注所反映出来的文字。而电视新闻评论恰恰是符合了这一特性:评论可视性。现场报道、录制、实况转播、纪实拍摄、实况采访、后期字幕与制作,甚至是声音画面电子特效等都是电视新闻评论的形式,都可以给观众与读者带来视觉上与听觉上的享受,在可视性的前提下,用耳朵去倾听本则新闻的重点,视觉与听觉的有机结合,观众与读者将会更加的清楚了解到新闻播报的魅力所在,也会使新闻播报更具有真实性与说服力。电视新闻评论与广播评论的巨大差别就在于此处,广播采用单体化声音的处理特性向听众播报新闻的重点,在一定程度上反而不利于听众更加直观的了解到某一新闻的精髓。而电视新闻评论更具有直观性,观众与读者更加相信自己所亲眼见到的。例如在央视新闻播报完毕后,通常都会有天气预报节目,播报天气的支持人采用触屏式的播报方式,手指所点之处便会出现该地区的天气汇总,更会有高科技的技术应用将下雨,晴天,多云等天气状态通过动画等电子特效等形式展现出来。使观众们十分清楚地了解到自己所在地区的天气状况如何。   1.4迅捷时效性   在电视新闻评论中切忌的是在某一事件发生时,评论者在匆匆了解到事件后就在第一时间进行判断性的评论,并不是完整客观的了解到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真正好的电视新闻评论者是不会第一时间给予任何评论,他们不是为了评论而评论。相反,他们要求的是恰逢时机的评论。这也是每个电视新闻评论者所需要磨练的能力之一。评论也是讲究时机的,评论的太早反而失去了新闻的求真性和评论的深度,这不是一个合格的电视新闻评论者应该做的。但是如果评论的过迟的话就会失去了新闻的评论意义,也不会使观众与读者们了解到新闻评论的真正的意义所在。综上所述,一个真正优秀的电视新闻评论者是会懂得把握“度”与“点”的结合,这也是许多尚未成功的评论者所需要培养的重要能力。   2 电视新闻评论语言的趋势发展   2.1主体范围广泛,民众自主性得到提高   互联网这一伟大的第三次科技革命的产物将会逐渐把世界联系起来,人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密切。利益因素也会随之体现出来。在法制得到进一步发展的今天,人们追求个人权利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人们的个人利益也需要得到保护。在电视新闻评论方面,主体由少数懂得互联网或者掌握知识的人逐渐扩展到社会角落中的每一个人,这也是在社会中人们的自主性提高的展现。如果公民想举报某一违法违纪现象,他可以选择不同的方式,每个新闻节目在互联网上都会开辟出一块网络区域专栏,或者采用信访举报制度,写举报信给予相应的管理部门。民众渴望参与新闻评论的自主性会得到大大的提高。这也是每个新闻工作者都期望见到的场景,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实现。   2.2评论者与嘉宾将极具有专业素养   具有一定的专业素养的评论者或者嘉宾将会在新闻节目中发表出自己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可行性。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的嘉宾与评论者的意见总是不同的,相异的观点进行交流讨论总会迸发出新的思想,这也保证了新闻的可探究性,使新闻被分析的另观众与读者信服。评论者与嘉宾也应该具有独特的视角,而不是人云我云,要以自己犀利的角度与视角去看待某一新闻事件,因为每位评论者与嘉宾的人生阅历与学习经历不同,所以看待某一新闻事件的看法也就不同,只有做到评论者与嘉宾自身保持独特性与有异于常人看待问题的角度并在此方面上争取做到新闻求真的最大化,电视新闻评论语言才会在同类新闻节目中脱颖而出,并具有一定的竞争力,使观众与听众成为忠实的拥护者,这也是对于推动电视新闻评论发展的重要力量之一。   2.3两级格局既要相互区分也要相互交融   电视新闻评论节目通常会呈现出两极格局,分别是:高端评论与本土评论。两者评论节目在一定程度上互相影响,相互促进。高端评论新闻节目会使新闻的权威性得到充分保障,它也会使新闻评论的视角开阔,不仅仅是局限于本地区,本国,更会贴近国际新闻评论的轨迹,这将会使电视新闻评论节目变得更加大气与有底蕴。而本土评论新闻节目会将本地区的新闻采用更贴近民众的视角去展现更容易被一般民众所吸收与理解,通俗易懂。本土评论新闻节目为高端评论新闻节目奠定了新闻评评论的基础,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高端评论新闻节目的发展。高端评论新闻节目是本土评论新闻节目的最高趋势与目标。两者在中国电视新闻评论中都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二者缺一不可。   3 结论   电视新闻评论语言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和新闻界的不断发展也会随之改变,但是其中的奥妙与灵魂始终是在于用心去做好一个优秀的新闻工作者者,这不仅仅是需要专业素养,更需要充分了解到电视新闻评论语言的魅力所在。电视新闻评论语言的巨大魅力将会指引着中国电视新闻评论界创造一个又一个的惊奇。   参考文献   [1]吴盈.电视新闻评论主体的多元化呈现――以央视新闻评论为例[D].安徽大学,2014.   [2]任超.媒介融合背景下电视新闻评论节目的品牌塑造[D].新疆大学,2012.   [3]张丁.电视新闻评论员能力研究――以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员为例[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13.范文三:热点新闻评论分析12新闻5班 [1**********] 何倚华对《被盗官员为小偷“减罪”》的评析一、 选题方面首先,这篇报道的“吸睛度”高。在“反腐战争”打得越来越激烈、人民群众当家意识越来越强烈的今天,官员的作风,直接影响着每一位人民的生活。群众愿意看贪官被抓的新闻,因为这是和他们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信息,因此,这个选题从一开始就具有强大的群众基础。其次,“民与官”的选题向来具有争议性。在官员贪污的大背景下,报道主要阐述群众与官员的关系,使一个政治话题迅速地成为一个民生话题。而且这里的群众指的是小偷,将小偷形象上的“暗”与官员的“明”联系在一起,让人颇感冲突矛盾。报道有了冲突性,就容易引起群众的疑问与好奇,进而继续往下读。更重要的是,选题折射出许多重要的却少有人说的社会问题。第一个是群众的是非观问题。文中提到,“有人拿‘小偷立功’说法为小偷开脱”,认为小偷“牵出”了贪官,对社会的作用利大于弊——诚然,这种是非观是有问题的。小偷的行为无论从动机还是结果上来看,都是恶意、有害于社会稳定的。盗窃属违法行为,群众这种“赞许”的态度间接地认同了盗窃行为,也就是群众认为某些盗窃行为可凌驾于法律之上——而这恰恰违背了法治社会的原则。第二个是,官员腐败的制度性问题并没有得到社会的关注。官员对财物过度的贪婪,为躲避审查“主动”为小偷“减罪”,这些不仅仅是个人行为,还是整个官僚体制的问题。文中提到,被盗官员的行为恰恰“折射出目前官员财产尚未‘阳光化’的现状”。是的,我们为抓到一个贪官欢呼,那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不完善的制度为贪污行为开了一条“阳光大道”。第三个是小偷的作案心理映射出社会价值观的问题。报道在最后用157个字叙述了小偷爱盯贪官是因为他们“发现官员财产明显超过他们的收入,料想盗抢后官员也不敢报案”。这句话不仅反映社会上有一种“仇富”的心理,还认为这种心理所导致的行为是正义的。这篇报道虽不到2000字,但它的选题折射出的许多社会问题都是有价值的,容易引起读者的思考。二、 语言分析这篇报道的语言最大的特点是准确。它基本不用形容词,而用了大量的动词。如在再现周春红盗窃团伙的盗窃过程中,报道这样描述:“在徐立新住宅楼地下停车场通往住宅的过道中,挟持其妻子,捆绑后带到地下车库塞进租来的轿车内,一人看守,另三人用取得的钥匙入室,抢走现金90余万元”,在这个句子中,“挟持”、“捆绑”、“塞进”、“看守”、“抢走”等一系列的动词使盗窃场景生动客观地再现,让读者信服。其次,记者只描述现象,文章的结论性语句基本都是专家的话语,这不仅使文章的可信度加强,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弱记者的感情色彩。每份报纸因为定位和受众,在刊登新闻时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客观性,因此,对待人人憎恨的官员贪污、小偷盗窃的新闻时,怎样才能更客观的叙述呢?本文做得巧妙的一点是,新闻现象由记者描述,现象背后的原因、个人行为的动机又专家来定性。如在说到有群众认为应为“小偷立功”现象的时候,记者引用了北京大学刑法学博士韩友谊的观点来评价这一行为,这样就避免了记者掺杂自己的道德评判在报道中,使报道更加客观、严谨。然后,不得不说的是报道的标题。“被盗官员为小偷‘减罪’”,如此具有戏剧性、冲突性的标题,成功地完成了作为一个标题的最大作用——吸引读者兴趣。三、 结构剖析报道主要分成三部分,首先再现周春红及房云云这两个盗窃团伙的作案过程,其次解析了盗窃团伙专偷官员现象背后的原因,最后补充了几例官员为小偷“减罪”的案件。从逻辑上来看,文章的结构讲明白了问题“是什么”、“为什么”,咋一看少了“怎么办”,但细想这又在常理之中——因为像贪污、社会价值观这类问题,并不是一个记者所能解决的。其实细读文章,我们还是能发现,报道中有提到“怎么办”。记者在叙述完为什么官员愿意为小偷“减罪”后,紧接着有这么一段话:“新加坡在廉政方面的做法可以借鉴,其中公务员超出合法收入的财产无法说明来源时,往往会进行有罪推定。这是因为其有比较完善的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专家表示,推进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制度,将从一定程度上纠偏‘小偷反腐’这种‘歪打正着’。”这一段话,有国外的先进做法,也有专家的建议,但篇幅不长,也没有独立拿出来分析。但我以为,这样的安排符合文章的实际需求。因为文章从标题开始就向读者抛出了一个“疑问”,也就是读者是带着疑问去找原因的,所以文章主要阐述的是原因而不是结果,这样才能满足读者的阅读动机;其次,文章篇幅有限,不可能涵盖所有的内容,报道舍弃讲述“怎么办”,而把主体放在“为什么”上,恰恰做到了突出重点,使文章的主次分明;再说,记者对“怎么办”的一笔带过是对职责的坚守——记者的天职是描述事件,而不是替读者解决问题。从宏观上来看,文章算是逻辑分明,条理清晰;从微观上来看,报道最后也做了一定了延伸,即简单解析了小偷专偷官员作案心理,对文章整体起到了一个补充作用,使文章更加饱满。原文:被盗官员为小偷“减罪”时间: 2014-09-23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杨毅沉、闫平、蔡拥军官员遭窃案日前曝出从入室盗窃转为挟持抢劫的“升级”版本:大连市相关部门证实,一盗窃团伙通过挟持大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徐立新妻子进入其家中,抢走价值120万元财产。从歪打正着到蹲点守候,小偷愈加胆大妄为的背后,暴露的是官员遭窃“难”报案的怪象。“多偷少报”的荒唐背后,揭底官员的隐匿腐败财产,显然并不能靠小偷“光顾”这一小概率事件。暗偷变明抢,官员遭窃案“变本加厉”大连市去年底到今年初破获一个8人盗窃团伙。该团伙供认,先后盗窃大连市两名局长住宅,被盗的分别是大连市财政局局长李圣君、大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徐立新。大连市相关部门日前证实,此前披露的上述两名局长家中被盗百万元案已经进入法律程序,二人被盗现金及财物总值均超过100万元。大连市纪委表示已对二人立案调查。据大连警方最新透露,2013年12月18日16时许,周春达等4名犯罪嫌疑人,在徐立新住宅楼地下停车场通往住宅的过道中,挟持其妻子,捆绑后带到地下车库塞进租来的轿车内,一人看守,另三人用取得的钥匙入室,抢走现金90余万元以及玉器、手表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0余万元。随后该团伙将徐家中监控设备搬走,还在车上用其手机给徐立新发短信称有事晚些回家,后将被害人及作案工具丢弃在大连市金州区。徐立新回家后发现家中被盗,怀疑妻子被绑架而报警,警方随后展开侦查,抓获相关嫌疑人。警方在深挖过程中,犯罪嫌疑人又供述了2013年3月7日破窗盗窃大连市财政局局长李圣君家中120余万元财物的另一案件。从暗盗升级为“明抢”,犯罪分子的盗窃越发胆大妄为。参与大连两起案件的策划组织者表示,曾对被盗官员进行过长时间跟踪并掌握行踪规律。而合肥房云云盗窃团伙也是盯紧官员财产,精心策划、分工明确。现金、购物卡、金条、玉器,各种形式的财物都被小偷收入囊中。合肥的房云云在安徽一副厅级官员家中盗窃时,偷走面值500元到2000元之间的各类购物卡多达约600张。河南正阳县破获的一犯罪团伙,从几个县级领导家中除了盗窃现金250多万元外,还包括金条、高档礼品等贵重物品。专“盯”贪官,折射官员隐匿腐败财产现状小偷频繁“顺手”牵出贪官,这种现象受到舆论关注,还有人拿“小偷立功”说法为小偷开脱。对此,北京大学刑法学博士韩友谊认为,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线索不仅不属于立功,而且应依法惩处。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表示,没有一个正常人愿意把财产损失拼命往低里报,但贪官偏偏与众不同。他们的虚报、作假、回避,都是为了遮住黑幕,维持官位。官员被盗“难”报案,折射出目前官员财产尚未“阳光化”的现状,对于贪腐官员家中现金无数、遭窃不报、资产转移等隐匿腐败,纪检部门仍需保持高压态势。新加坡在廉政方面的做法可以借鉴,其中公务员超出合法收入的财产无法说明来源时,往往会进行有罪推定。这是因为其有比较完善的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专家表示,推进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制度,将从一定程度上纠偏“小偷反腐”这种“歪打正着”。官员被盗背后有三“怪”富有戏剧性的是,遭遇财产损失的官员大多反应颇为冷淡、低调,甚至怪象重重: 1怪:家中被盗不报案在大连市财政局局长李圣君家中被盗走人民币现金95.7万元、5万美元及其他物品后,李家并未报案,至2014年1月警方找到其妻子核实时,才承认被盗,至于所盗现金,则称是李圣君的哥哥暂放在其家准备购房的款项。大连市纪委9月15日表示,已对李圣君立案调查。2怪:报案财产“大缩水”在2011年轰动全国的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白培中家遭抢劫案中,其妻报案称被抢财物300万元,随后还有人称白培中家被劫近5000万元。而最终法院确定被抢劫财物价值为1078万元。有关方面查明,白培中家被盗财产中有84万余元财物涉及违纪,白也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3怪:“笔录游戏”为小偷“减罪”在河南省正阳县公安局打掉以县处级领导为盗窃目标一案中,出现正阳县原县委书记赵兴华指示“多偷少报”的荒唐一幕:当地4名办案民警受到领导指示修改小偷笔录,将赵兴华家中原本失窃的100多万元金额大幅减为6040元,为此其中两名警员已被刑事拘留,而赵兴华也受到组织调查。官员被盗背后的作案心理从一些官员财产被盗案中可以发现,小偷爱盯贪官,是因为发现官员财产明显超过他们的收入,料想盗抢后官员也不敢报案。如白培中家被抢案中,原是小区保安的犯罪分子,发现白家经常收到贵重物品,有的茶叶、月饼甚至搬起来很重,怀疑其中夹带钱财,于是心生歹意。在抢走上千万元财物后,两名犯罪分子甚至大摇大摆开着白家的汽车将财物运走。范文五:时事新闻评论直播节目《新闻1+1》定位及特色分析  中图分类号:G2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738(2012)05-0346-02  摘要:随着公众民主意识、参与意识的觉醒和媒介素养的提高,电视评论节目渐渐受到热宠。央视新闻频道改版后推出的《新闻1+1》成为电视评论节目的旗舰。《新闻1+1》是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一档“时事新闻评论直播节目”,每期节目从时事政策、公共话题、突发事件等大型选题中选取当天最新、最热、最快的新闻话题展开评论分析。本文就从《新闻1+1》的栏目定位,话题选取以及叙事手法等方面分析其特色,为电视评论节目的创新提供理论参考和改革思路。  关键词:新闻1+1;电视评论;时事新闻  《新闻1+1》是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一档“时事新闻评论直播节目”。作为栏目的重点而言,栏目定位首先是时事新闻,然后才是对于时事新闻的评论,至于直播则只是栏目的一种播出方式。《新闻1+1》的节目形式是一位主持人加一位新闻观察员,从时事政策、公共话题、突发事件等三大类选题中每天围绕一个主题展开评论。  能从每日众多的话题中选取出亮点,是《新闻1+1》成功的首要元素。栏目将选题定位于“时事政策、公共话题、突发事件”三大类,要求既要有足够的深度去解读,又要有显著的新闻性去吸引大众的关注。三类话题的评论性谈话叙事路径可以交叉,但都必须具备专业而独到的分析见解。这些话题具有开放性,无论普通民众还是新闻工作者都能清晰感觉到其蕴含的价值。而如何才能解读透彻,并且读出新意,担当意见领袖,表述出具有行动意义的见解,这正是开放性选题的难度。  《新闻1+1》的栏目定位是“时事新闻评论”,所以,每期节目都是从时事政策、公共话题、突发事件等大型选题中选取近期发生的事件,最新变动的事态,或最为人们关注的话题发表评论,表明栏目的立场和观点,从而达到及时的“提供给观众多元化的信息、合理有效的引导社会舆论、指导实际工作与生活”的目的。  《新闻1+1》每天上午十一点左右栏目组会先召开第一次会议,首先是传达新闻频道的频道重点,热点新闻、新鲜话题以及禁忌的话题;然后,编导们根据自己看到并认为是今天的热门、新鲜话题进行第一轮选题,各个编导报题,集体分析题目,确立两到三个选题供领导定夺。下午一点左右领导把确定的题目传回,栏目组召开第二次会议,根据选定的题目讨论评论的方向和重点,讨论希望通过这个现象传导给观众什么样的信息。详细到短片一要表达怎样的内容,演播室大概讨论的方向,然后是短片二要阐述的内容和演播室讨论的方向,然后将短片一、二分配给两名编导,由他们去完成有关话题的短片制作,并有一个总策划负责整体设计,话题方向等。下午五点半之前要完成所有素材的搜集和整理,主班人员要完成文案的创作,然后进入非编机房进行导视和短片的编辑工作。晚上八点半必须出片,九点上线即进入台里非线,九点半开始直播。如果遇到突发事件临时改题,就只能全体加班应对新的话题。一般临时改题有几种情况,或者是台里下达统一的口径原来选题不许报道,或者是当天有重要的突发事件需要临时做追加报道。  《新闻1+1》的选题大致分为三类:时事政策解读、公共话题、突发事件。每类主题都敢于选取一些较为敏感的话题,触角也会伸向体制机制层面,为决策层提供一种思路和建议。这一方面需要胆识和评论策略,更重要的是必须把握好评论时机,在大量新闻事实的基础上寻求忠恕、公允、客观、平衡的新闻意见。关于时事政策解读,《新闻1+1》重点在于梳理历史发展脉络,建构媒介层面上的国家议题。比如:在时事政策解读方面,2008年5月2日《新闻1+1》曾推出一期引起网民讨论的特别节目——《临界点:中日关系圆桌论坛》。节目中双方嘉宾的交锋非常激烈,谈到许多敏感问题时也直言不讳。节目最后,双方拉手的姿态也表现出中日关系正在走向暖春的新图景,为观众呈现出国家意义层面上的中日关系,从新闻控制的角度上说有利于引导受众理性地看待日本社会和民众,从而完成媒介层面上的政治意义建构。在突发事件类的选题中,《新闻1+1》注重报道时机,凸显“不一样的解析”。在突发事件类选题中,《新闻1+1》也开始关注一些敏感的社会问题,同时采取适当的策略,不抢“第一落点”,只抢“第二落点”。因为突发事件需要一个调查和处理的过程,如果一开始就陷入舆论的狂躁中,必然增加新闻意见的政治风险。只有当事件逐渐平息后,掌握翔实、准确的材料,对事件有一个全景式把握和掌控,才能做出理性、富有建设性的评论。对突发事件评论另一种策略就是独到、深入、异质的阐释,在思考维度上抢占先机。比如:2011年1月27日《新闻1+1》的《家乐福:大店也欺诈!》节目。家乐福的价格欺诈案发生在1月初,而《新闻1+1》则是等到新闻落实查实后,政府和各级行政管理机构做出初步的处理结果之后,等更多的观众从最初的愤怒回归理性之后,才进行的报道和评论。在讨论中,节目更多的把重点放在家乐福欺诈背后的问题。为什么敢欺诈,为什么事发后的态度暧昧不明,为什么道歉信没有诚意和怎样制裁这种行为和怎样维权的问题上。而不仅仅是将家乐福欺诈案的事实呈献给观众。在公共话题类的选题中,《新闻1+1》把百姓关注点作为切口,促进决策科学化。《新闻1+1》通常会对微观事件进行剥茧抽丝,最终抽象为体制机制层面的公共议题。比如:2011年1月24日《新闻1+1》的《如何破解“春运焦虑”》节目。每年一度的春运,这似乎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关心的话题,也是《新闻1+1》每次春运期间都会不止一次选定的话题。但这期节目讨论的中心已经变成了春运是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政府所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的调和矛盾,用尽各种方式让更多的人能够平安的到家。但无论是哪一种选题,选题都要遵循服从党和政府的工作大局,服务于中心工作;选题都要贴近群众,贴近生活,并要有一定的针对性;选题还需要考虑社会效果。  《新闻1+1》在叙事和评论方面的特点更为明显。首先,在节目中主持人与观察员是双向制动的。这样在节目中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开放的话语场。主持人是提问方,但同时也参与到话题讨论,也发表自己的观点,甚至起到引导话题的作用。传统的电视新闻评论大都“寄生”在所报道的事实中,评论的内容通常是主持人几句不痛不痒的批评和调侃,总体上是为新闻事实服务的,是为了进一步说明或者帮助观众理解新闻事实。《新闻1+1》则开创了一种以主持人加观察员为主要形式的“二人转”式的新样态。主持人不仅仅是一个提问者和串联者,而且对节目观点的系谱进行宏观把控,对新闻意见进行有益的补充和平衡,把选题外围的思考空间交给观众,在每个“关节点”发出疑问,防止受众落入窠臼,既把他们引进来,又让他们能厘清关系,顺畅地走出去。   其次,是要把握好节目中“问责”类选题的容忍度,为新闻当事人行使“反论权”提供平台。在批评型或者舆论监督型节目中,《新闻1+1》往往是通过个案反映普遍问题,探究制度中的漏洞、体制中的弊端、法律中的瑕疵,站在体制机制层面进行反思。即使是对个案进行问责,也是抱着与人为善的态度,首先会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来解读当事人做这件事的动机。其次是举出大量事实作为论据,最后的议论环节也留有一定回旋的空间,将开放似的的评论结果留给观众,也留下更多的时间和空间给观众们在节目之外对于制度中的漏洞、体制中的弊端、法律中的瑕疵进行讨论,而不是就事论事,不仅仅是单纯的对事件本身发表评论和问责。节目的最终目的是通过个案的讨论和评述最终达到逐步完善社会体制。  再次,《新闻1+1》充分利用网络的力量,构筑出一片公共意见的集散地。中国目前已经进入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过渡期,这个时期一个基本特征就是社会的“碎片化”。因此,就传播的影响力而言,以往依靠某一类媒介强势覆盖的情况也发生了变化。《新闻1+1》充分利用网络平台,选题时也大都是采用网络上热议的话题,着力于与公共利益密切相关的点进行探讨,并且充分尊重不同利益群体的情感诉求。比如:2011年2月14日的节目《尘肺病救助:不该只是个例!》就是的选题来源就是新浪微博上关于古浪尘肺病救助的消息。《新闻1+1》通过网络话语和官方话语相互搭梯子的方式让草根议程走上了公共议题的舞台,既集纳公共领域意见,又通过正确的舆论引导让偏私或者非理性的网络语言得到自我修正。  再者,利用图像评论,声画结合增强事件的冲击力。这种评论方式的优势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通过画面的传真功能,作为口播评论论据的转述和触点,例如:2011年2月9日《新闻1+1》的《大旱:远水才能解近渴!》这期节目,前方记者在山西、河南、山东等地区对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和当地农民的采访和现场评述,这些图像评论的符号让抽象的政策可观可感,远远胜过演播室对集体林权改革的褒扬。二是通过各种符号的相互配合,呈现评论相应的画面,让观众从具象感知上升到抽象内容。节目通常采用的技术手段是1比1等大的双视窗或1比2的双视窗来实现符号的融合,增强传播效果。同时在短片中也尽量通过镜头语言来叙事,解说词充当新闻意见,避免看图说话式的新闻叙述。例如:2008年7月2日《新闻1+1》的《华南虎事件余波未了》这期节目的短片说道:“纸老虎”事件之焦点似乎已经不在于照片的真伪,而在于一个周正龙的背后是哪些机构和动力,使一桩本不复杂的事情变得这样曲折。”这段配音所配的画面是周正龙不同时期的不同表情。镜头语言暗示着周正龙当时自信背后某种威权的能量,同时也反窥出相关官员目前应有的表情,极具反讽和调侃的评论意味。2008年汶川地震后、2009年《新闻1+1》更是把“直播室”搬到灾区,推出多期“震后观察”系列节目,白岩松在现场进行采访,并即时发表评论,成为图像评论和口播评论完美结合的典范。但电视技术本身并不能改变历史的逻辑,技术逻辑必须符合社会和历史的逻辑。因此,图像评论的归宿最终需要过渡到观察员体制性制度话语这个逻辑范式中,因此,《新闻1+1》每期节目中都会设计两个段落,第一个段落是以观察员对该事件的论述和总结为节点,第二个段落则是观察员进一步探究事件机理和解决思路,结论也往往是开放性的,从而在图像评论与口播评论中建构起一种令人信服的逻辑推理关系,促使受众能对评论文本进行支配式解读。  最后,论证的群体性,即各个方面的人士共同参与评说,是《新闻1+1》的又一显著特征。电视述评既有记者、主持人作为个人或媒介参与的评论,也有群众的议论,还有专家、学者的评论。各界人士通过不同的方式共同就一个话题或者一个事件进行评论。比如:2011年02月16日《新闻1+1》的节目《城里的“烟花”!》各方人士就对于春节期间的烟花爆竹该放还是该禁展开了激烈的讨论。首先演播室的嘉宾邀请是公安部消防局王沁林副局长,从专业角度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其次,在节目短片中群众也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并且节目中还连线了中央电视台驻香港的记者,借鉴香港关于烟花燃放的意见。论证的交流性和群体化优势,使《新闻1+1》更容易贴近观众心灵。  近几年,随着公众民主意识、参与意识的觉醒,新闻评论在新闻界的地位正在不断上升。新闻评论性节目区别于一般的新闻,但也区别于一般的评论,它的特点是把新闻的客观性和评论的说理性有机的结合起来,具有鲜明的导向性;由于评说和谈论的话题又是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因而有具有广泛的群众性。这种新闻性、思想性、群众性的有机结合,决定了新闻评论性节目具有倾向鲜明、导向直接、影响广泛的特点。可以看出,以《新闻1+1》为代表的时事新闻评论节目的发展空间是巨大的。相信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公众素质的提高和新闻工作者观念的不创新,一定会涌现出更多具有鲜明个性,并能反映时代声音的新闻评论节目。  作者简介:万琳,女,山东济南人,硕士,就职于山东师范大学传媒学院。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